馬達加斯加
龜龜醫院
Since
 06.15.2001

KK   97.05.10

長久以來,箭毒蛙一直是站長想要嘗試卻始終沒有時間上手的物種.一年前終於騰出時間與空間,進了第一批試養性質的箭蛙,只是最便宜也最普遍的綠迷彩,棕迷彩和藍迷彩 各三隻.牠們在進口時就已經是成體,由價錢來看也應該都是野生個體.剛進口時體色多數都是模糊不清的暗褐色澤.養了幾個星期適應之後才逐漸恢復原有的體色.

 

雄性棕迷彩和雌性藍迷彩野生個體陰錯陽差譜出戀曲

 

因為沒有飼養的經驗,第一次就以自然為原則,飼養環境完全模仿野生棲地,以爬蟲沙混合無菌土為底材,舖上大量枯葉,再種上幾棵熱帶植物和空氣鳳梨,就這樣踏入了嚮往已久的箭蛙世界.這種環境佈置與現行主流的箭蛙缸以青苔與積水鳳梨為主的佈置方式完全不同.因為沒有自動噴霧裝置,因此缸中有放置水盆.偶而人工噴霧一次.食物當然是果蠅為主.一週之後有一隻進口時狀況就不太正常的藍迷彩終於陣亡,所幸其他的迷彩都安然地渡過了適應期,此後牠們就比較敢於露面,不再看到人就躲.不過藍迷彩還是比較膽小.

 

由站長的經驗來看,台灣野生個體死亡率偏高的事實恐怕與飼養方式也有直接關係.站長覺得枯葉對野生箭蛙來說會比積水鳳梨更重要,因為枯葉才是地棲箭蛙棲息的最佳處所,也能夠大幅減輕野生箭蛙的緊迫壓力.迷彩缸沒有自動噴霧,只有水盆一口和2-3天一次的人工噴霧,夏天沒有冷氣,冬天沒有保溫,全年溫差攝氏15度-30度,溼度不到50%,還是可以養到繁殖,或許,大家都太低估箭蛙的適應能力.當然這只是針對野生迷彩而言,其他種類就需要再觀察了.

 

以枯葉為主體的簡單佈置也可以成功繁殖迷彩箭毒蛙

 

大約半年後,因為需要出國較長時間,箭蛙只能委由親戚照顧,為了餵食方便,親戚自做主張將箭蛙全部集中在一缸飼養,導致迷彩開始陸續死亡,到最後僅剩棕迷彩與藍迷彩各一隻.由於飼養缸空間足夠,因此站長也就沒有把兩隻迷彩再分開.也沒有太多關注.

 

就在幾天前,偶然在更換迷彩缸中的枯葉時,赫然發現最底層的枯葉上有一堆蛙卵,已經孵化成蝌蚪,顯然雌蛙有在照顧,因為站長久未噴霧,但是卵堆周圍卻是潮濕的.站長立刻將含卵的枯葉移出,第二天發現卵堆已經接近乾枯,不得不立刻放入水中,可惜四隻蝌蚪只有兩隻存活.

 

就在移出卵堆的第三天,雌蛙竟然又產下一堆卵.似乎每次都是四顆.這一次站長就讓雌蛙自己照顧,以免牠一直產卵.蝌蚪則單獨飼養在小缸中,以進口蝌蚪飼料和綠藻粉為主食,才養幾天蝌蚪就有明顯的長大,證明第一次使用的蝌蚪食料似乎效果還不差.

 

蛙卵原本是覆蓋在枯葉下因為攝影需要才移開

兩隻雜交蝌蚪將來長成幼蛙的體色不知如何期待

 

箭蛙的繁殖近兩年在國內早已不是新聞,成功的品種也逐年快速增加,不過棕迷彩與藍迷彩野生個體的雜交可能還是國內首見.雖然是同種,這次只能說是站長無心插柳純屬巧合.站長並不鼓勵這種雜交.等蝌蚪演化上岸之後站長會再做後續的報導.

 

早在迷彩產卵之前,站長已經體認飼養箭蛙的深度與廣度,因此也繼續進了箭蛙中的首選蛙種,鈷藍箭毒蛙,正式展開長期飼養.這時的蛙缸佈置就不再是因陋就簡的自然方式,而是契合主流的個性造景,與飼養野生個體截然不同.在克服了比較困難的自動噴霧系統之後,新蛙缸和新箭蛙就開始正常運作.幾個月下來,缸內植物與箭蛙都迅速成長,的確令人深感一切努力都沒有白費.

 

設缸兩個月之後箭蛙,雨林植物與陸生青苔都生長旺盛

混養的幼體鈷藍與黃帶將在新缸設好之後分開飼養

自動噴霧系統的靈魂--二分快速接頭不袗陶瓷噴霧嘴與轉接頭方便性較高

 

箭蛙在國內一直有一群人樂此不疲,雖然,箭蛙的飼養難度比一般爬蟲類更高,花費也更大.使得普及性也受到限制.然而,箭蛙可算是兩棲類當中的異數,除了典型蛙的外表之外,在習性上與互動性上卻與蜥蜴類不相上下,甚至具有相當程度的智商.飼養的樂趣與成就感更是任何其他兩棲類所無法比擬.

 

箭蛙的飼養也是自成一格,從活體,飼養器材,配備,食餌,醫藥等在在都自成一個完整體系,而箭蛙品種的選擇性與變化性豐富,雖然專業飼養所費不貲,但終究會值回票價.以自然方式飼養,其實並沒有想像中那麼困難與昂貴.非常值得對大家去體驗